茶淀柴阳新闻>情感>故事:我见义勇为被刺伤,醒来后居然成冷酷总裁未婚妻(下)

故事:我见义勇为被刺伤,醒来后居然成冷酷总裁未婚妻(下)

2019-12-01 21:51:00来源:匿名

我因勇敢而被刺伤,醒来后成了无情总统的未婚妻(一)

四只眼睛相对,都僵住了。近依手放在身体强健的胸肌上,手掌滚烫让她连忙起身,惊慌失措地倒了下去,霍子远从她脖子上问出了淡淡的香味,感觉到怀里的柔情,身体僵住了。关彝又站了起来。他抬头看不见这两个人。他们已经走了?

她转过身去,对他说,“我要回去了。”他没有等他的回答就迅速离开了。

霍子远仍然躺在擂台上,他的眼里充满了未知的感情。

早上起床后,关彝坐在镜子前。她感到被贬低了。

在过去的几天里,她的脑海里一直不时浮现霍子远的拳击出场:零散的汗水、额头上断裂的头发和强健的肌肉……所有这些都散发出荷尔蒙的魅力。事实上,有这样一个未婚夫并不坏…

等等。她在想什么?关彝立即停止了思考。她一定被美丽所困扰。她只是对和英俊的男人打架没有反抗。霍子远是个恶棍,他们不会是路人。关彝在镜子前严肃地警告自己离他远点。

这时手机响了。她拿出来,在打电话的人的电话上看到了“沈懿”这个词。关彝犹豫了几秒钟,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。

沈懿温柔的声音说:“关彝,你今天有空吗?”

她回答,“自由,为什么?”

“晚上一起吃饭吧。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关彝想知道他们要互相说些什么,但他回答说:“很好。”

电话结束后,她洗了澡,下楼到车库,拿起一辆车开了出去。

她大学毕业后就订婚了。她不必去上学或工作。她整天无事可做。关大关妈的意思是她不需要工作,只需要做好做新娘的准备,结婚后做家庭主妇。

但是关彝一想到这种生活就头疼。与这种无聊的生活相比,她仍然想成为一名女子拳击教练。但是根据她目前的身体素质不合格,所以今天她出去买了一些健身器材,计划也在家里建一个健身房。

忙碌了一天后,她来到了沈懿约好的餐馆。

沈懿订了一个私人包厢。当关彝被侍者带到那里时,他已经在悠闲地喝茶了。沈懿看到她,笑了笑,递给她满满的杯子,说:“你想吃什么?看一下。”

关彝坐下来回答,“我有空。你可以决定。”

沈懿告诉服务员几个菜名后,服务员离开了。

事实上,关彝真的没有胃口。她看着街对面的沈懿,带着温和的微笑,忍不住问道:“我能为你做些什么?”

他说:“没什么。我只是觉得好久没见你了。我有点想你。”说完眼睛竟然更加含情脉脉。

是的。这个人又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信息。关彝心里翻了个白眼,想发誓。她觉得自己被小说欺骗了。男主人对女主人没有书中描述的那种特殊的爱。

她说,“既然我没有问题,我就没有和陌生人一起吃饭的习惯。”然后他站了起来。

沈懿呆住了,眼里充满了惊讶,很快就露出了受伤的表情:“关彝,我们不是朋友吗?”

关彝平静地看着他。“是朋友,但你有女朋友,我有未婚夫。今后最好不要单独见面。”她在记忆中搜寻着原作,迄今为止她和沈懿都没有关系。书中写的背叛霍子远的情节还没有发生,但只是有点暧昧,所以住手,否则原本的悲剧结局可能真的会发生在她身上。

她转身离开,把沈懿一个人留在椅子上,若有所思。

离开餐馆后,关彝也不想吃饭。她转身走进餐馆旁边的一家酒吧。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,她就没有去过这些娱乐场所。

不幸的是,关彝忘记了她喝醉了。两杯酒下肚后,她倒在桌子上,失去了知觉。

当酒店下班的时候,一个服务员轻轻地叫她,“小姐?小姐?”没有回应。这时,关彝的手机响了,屏幕上显示了“霍子远”的名字。服务员按下了接听键。

"你好"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。

服务员连忙说道,“先生,你是这位女士的朋友吗?她现在喝醉了,所以你不方便去接她?”

电话另一端的霍子远听后皱起眉头,问了问酒吧的地址,然后迅速赶到。

这些天他会不时想起关彝。他的婚姻由他的家人管理,但他不在乎。他一心想着自己的职业,所以另一半是谁并不重要。但是现在他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配偶会很好。

他想找个借口约她见他,但没想到会在电话里听到她酗酒的消息。

霍子远把关彝抬到座位上,自己也上了车。当弯腰系好安全带时,关彝突然睁开眼睛,朦胧地看着他,因为她刚刚喝完酒,脸上挂着迷人的紫色。她的眼睛像英英水光一样,霍子远停下来,没有起身离开。

目前,关彝的大脑完全由酒精控制。她面前的人已经有了双重视野。她眨了几下眼睛,长长的睫毛像羽毛一样在霍子远的心上划过。

关彝清楚地看到面前这个人英俊的面孔,笑了。她心里感慨万千。这个人真的很帅,有着深邃的眼睛,笔直的鼻梁和...迷人的唇型。它看起来很柔软,我不知道真正的感觉。

霍子远看着这双精致的红唇越来越近,忘记了所有的动作。

他可以把她推开。

然而,他为什么把它推开?他是她的未婚夫。吻她是他的权利。

他的嘴唇轻轻一碰。他闭上眼睛,忍不住抚摸她的头发,加深了吻。

关遵在混乱中醒来,眼神渐渐清晰...她突然从床上坐起来,环顾四周,这不是她的房间。她又捶了一下头,昨晚的记忆清晰了...她震惊了,她吻了霍子远!上帝,只是说离他远点,你为什么要烦自己?

床边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了。

“伊一,你昨晚休息得怎么样?”是关妈的声音。

“哦,妈妈……”

“紫源告诉我,你昨天在他家过夜了。你说过你不应该喝酒,除非你能。”

关彝没想到仅仅喝了两杯就这么不情愿地喝醉了。

“不过,你不是故意的吧?我们开始明白了。哈哈,我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紫源在一起,多呆几天。”

关一夫说,“妈妈,你在说什么?我头疼,必须先走。”

挂了电话,她又环顾四周,原来这是霍子远的家,但是...怎么暂时面对他?

她走下楼梯,一个仆人拦住了她:“关小姐,先生,他去公司了。请先吃早餐。”

"哦"关彝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简单的一顿饭后,她匆匆回到家,一进屋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慕容柔从沙发上站起来,对她笑了笑:“伊一,你回来了。”

关彝换了拖鞋,问她: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

“我想请你去海边,但你以前拒绝过几次,”她嘟着嘴轻声说,“这次你不能拒绝。”

大海?听起来不错。想到昨晚的吻,关彝的心跳加快了。她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躲避霍子远。她点了点头。

慕容柔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,我们打包吧。”

打包行李时,关彝接到霍子远的电话,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感到内疚,于是按下了“拒绝接听”按钮。手机又响了几次,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下午,关彝和慕容葇抵达海边酒店。进屋后,慕容葇对关彝说:“你先洗个澡,洗完后我来洗。”

关彝点点头。她需要消除疲劳。她收拾好东西,走进浴室。刚打开喷雾器试试水温,关彝就感觉身后有人,他的手腕突然被抓住了。

然后一个温暖的身体靠近,转眼间,她的背碰到了墙壁。关彝几乎尖叫起来,惊恐地抬起眼睛,撞上了一双黑色的眼睛。

霍子远伸出一只胳膊支撑她的耳朵,另一只胳膊支撑她的腰。他把她搂在怀里。

关彝震惊了。“你...你为什么在这里?你跟踪我?”

他扬起眉毛。"如果我想知道你的下落,我可以随时知道他们."

“你躲在浴室里?”关彝很担心,但幸运的是她没有脱衣服。

霍子远低头看着她,问道,“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?跑过来,难道你不想一直躲着我吗?”

“我……”关彝的眼神飘忽不定,她不能说,她似乎喜欢他。他们靠得太近了,她把手放在他的胸前。“你先放我走,然后我们再谈。”

霍子远咯咯笑着抬起下巴,让她直视他的眼睛。“你不想逃避婚姻,是吗?只要一个吻,你就害怕变成这样。”

“你……”关依气急把他推开,跑到浴室门边,正要开门,突然听到客厅传来沈懿的声音。沈懿?他为什么在这里?

看到关彝停下来,霍子远来到她身边,听到客厅传来谈话的声音。

“她正在洗澡,”慕容柔的声音说。“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最近我向她求婚了。你必须抓住这个机会。”

沈懿说:“关彝突然和我疏远了。她过去常常主动来找我。现在见面不容易。”

"她会同意帮你拿霍子远的文件吗?"

沈懿轻蔑地笑了笑:“她没有大脑。她能用两句话做这件事。也许她认为我喜欢她。只要我们得到信息,霍子远就完了。”

听到这里,关彝还不明白什么?这两个人是笑面虎,藏着邪恶的心,而沈懿以前是英俊的男人?正在愣神的时候,霍子远打开门走了出去。“啊!”关彝没能阻止他,和他一起出去了。

客厅里的两个人看到他们突然出现,惊讶地瞪着眼。霍子远揍了沈懿一拳。他非常生气,很快就下手了。沈懿不是他的对手,他一会儿就动弹不得。

霍子远踩着沈懿的胸口,缓缓说道:“对不起,你才是那个没有大脑的人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过去做什么,只是不在乎你,但你不应该接近我的未婚妻。如果我没有能力,我还能做什么?破碎的公司不会持续太久,我会帮你尽快死去。”

沈懿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,慕容柔呆愣在一旁,忘了说话。

霍子远拉着关彝的手,抬脚走出了房间。他似乎不想再呆下去了。但此时此刻,关彝正在内部掀起波澜。糊涂了,全乱了,原来意思是肮脏的框架是沈懿,英雄是恶棍!霍子远呢...她一直戴着有色眼镜看他,事实上,仔细想想,他没有做过任何坏事。

就这样,霍子远把关彝拉到了车上。

他拿起胳膊眯起眼睛看着她:“继续回答我的问题,为什么要躲着我?”

关彝低下了头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恶棍,并警告自己不要离他太近。现在他放弃了这个想法,发现他的心真的很想靠近他。她真的很喜欢他。

看到她没有回答,霍子远说:“我决定把我们的婚礼提前到下个月。”

“什么?”关彝抬起头来。

“还是结婚心里踏实,否则我不知道会不会转身跑。此外,”霍子远停顿了一下,说道,“我记得有人想在他订婚的第二天解除婚约。”

关彝哽咽了,然后她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,“霍子远,你真的喜欢我吗?我不想和一辈子都不爱对方的人生活在一起。”

霍子远的神色变得更加严肃。“我真的只想和你一起生活一辈子。一旦我决定了,我就不会改变。”语气又变了,“你也只能和我共度余生。你订婚了。你想食言吗?”

关彝撇着嘴。“我先告诉你,我不会在家里做一个游手好闲的妻子,我很快就会成为一名拳击教练!”

他微笑着,温柔地看着她,说道:“全力支持。”

(作品名称:他是恶棍),作者:咬月饼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上海快3投注 沙巴体育 姚记娱乐网